走入木空间

*
2015.07.27
上帝的应许之地 - 新竹司马库斯生态村
上帝的应许之地 - 新竹司马库斯生态村(图)
图片来源/林文砚。


入司马库斯,宛如不小心误闯了桃花源,五个多小时的路程,从台北都会到新竹尖石乡边境,海拔一千六百公尺,位处深山,遗世而独立,是司马库斯面对这世界的姿态。


 

上帝庇佑的部落   

位于新竹的「司马库斯」是泰雅族人一手建立的生态村,这个听来拗口的名称,意指「树林茂密,猎物丰厚、土壤肥沃之地」;早期,部落对外交通不便,电力难以进入,故又被称为「黑色部落」。
某天,部落长老做了一个梦,梦到上帝将大脚踏在部落里,随后,就发生了大地震,上帝更应许:「司马库斯会像拉拉山一样,将会涌现人潮。」在族人每天祈祷下,约莫经过了50年,渐渐地开通了对外道路,同时,桧木巨林的存在也吸引了络绎不绝的人潮,「司马库斯」也真正成为上帝应许的部落。
在开往司马库斯的路上,望见山壁上有一尊马库斯(Mangus)的雕像,他是昔日的头目,「Smangus」是对他的尊称,也正是「司马库斯」地名的由来。入口处矗立着一尊背着竹篓的人物雕像,让族人不忘先人在司马库斯对外道路开通前,背着竹篓运送民生物资的辛劳,纪念他们的坚持与聪慧。



先人背着竹篓运送物资的纪念雕像。图片来源/林文砚。

 

红桧巨木林的原生地

從內灣出發,約莫三個半小時的車程,來到了這神秘的部落,或许是云雾袅绕的关系,在模糊的视线里,司马库斯此起彼落的小屋舍,就像是乘云驾雾一般,仿佛悬浮空中。村落聚集此处,与林木并存,冰冷的空气提醒着海拔已来到了1600公尺的高度,持续向前步行,在原始的林间小径小心地拾级而上,温度不断从头顶洒下,顶着炙热的阳光,走了不知多久的路途,总算看见台湾稀有的红桧巨木林,高大而壮美的一一矗立眼前。
在巨木林区内,有十余棵巨木,拥有编号的共有九棵,其中第七号巨木,树龄约2500年,是巨木林区中年纪最大的神木,树高35公尺,树干圆周约16公尺,好几个人环抱还无法抱住它的身躯,在一片葱郁中,参天的树干不禁让人眼睛一亮,感叹这自然界竟有此绝美景象。



爷爷神木(YaYa Qparun)。图片来源/林文砚。

高耸入云的巨木。图片来源/林文砚。

 

台湾难得一见的生态村

在森林里仿佛无人之境,每一棵巨木沉静地站入土里,而大自然的静穆渗入每个旅人的身体里,在上帝的部落,得到了片刻的安息,这片森林的丰美造就了这块土壤的沃饶,司马库斯更是台湾少见的生态村。
「生态村」的概念在台湾仍处于萌芽阶段,但在全球早已开枝散叶,行之有年的生态村包括北义大利阿尔卑斯山麓的Damanhur、美国纽约州的Ithaca Ecovillage、以及澳洲布里斯本的Crystal Waters Ecovillage等,近年来国际性NPO组织Global Ecovillage Network (GEN) 的成立,更让生态村进驻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简单来说,生态村就是自给自足的社群,从粮食自给、使用绿色资源、成立物品共享机制、重视环境保护等,都是一个生态村的必备条件,但是只有物质与制度层面的健全是不够的,日本生态村教育推广组织理事
曾说:「构成一个生态村的要素,比起环境保全的设施配置和可持续性农业等等,更重要的关键是一起生活的成员之间,精神的交流与调和。」


时值2月份,满坑满谷的山樱花,粉嫩的美不胜收。图片来源/林文砚。


在司马库斯,20多年前其部落长老就自己发起生态旅游的概念,召唤远在都市工作的原住民青年返乡,且自2009年开始,司马库斯得到来自美国花旗基金会(Citi Foundation)的大力赞助,从2013年起改由集体经营,在部落里采取三会九部的模式,而在制度上,主要分为四种层面:福利分配、工作、土地共有,以及共食制度,严谨有条地将部落文化与历史保存下来。


随风飘移的芒草仿佛向我们温柔的道别。图片来源/林文砚。

 

传承与学习祖灵文化

长期深耕司马库斯的环保组织「七星生态保育基金会」孟蓉曾说:「我觉得这里就像是乌托邦。」在资本主义的社会里,要达成自己自足的生活环境,只靠少数几个人是不可能完成的,然而司马库斯独有的制度模式,让层级分明的管理方式在这里发挥了很棒的效果,族人为了不让孩子们跋山涉水到远方的学校,用木材盖起属于自己的国小;身为泰雅族人的下一代,在教育体制中,除了一般学校所有的体育课程外,新光国小实验班还增加了射箭课程,让孩子们学习祖先赖以生存的打猎技巧。


新光国小实验班每个年级的指标皆是亲手雕刻,处处可见住民对于国小的期待与用心。图片来源/林文砚。

闲步于司马库斯部落中,三五步就可见泰雅族特有的鲜艳图腾。图片来源/林文砚。

当地住民亲手搭建的新光国小实验班外景。图片来源/林文砚。


在司马库斯的泰雅族人,对于下一代的教育以及环境保育都有自己的坚持与态度,齐心传承自有的文化山林。在这个上帝的部落里,学习到的,是谦卑与尊重,就像神木高大却不骄矜的姿态,时间的流转让最珍贵的事物留在司马库斯的土地上。


前往神木群的途中经过此潺潺溪流,沁凉非常。图片来源/林文砚。
返回列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