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入木空间

*
2015.05.12
用木皮勾勒生命的轮廓-木画艺术家 吴俊民
用木皮勾勒生命的轮廓-木画艺术家 吴俊民(图)
每一幅作品的主题都有各自欲表达给观者的意涵。(图片提供/科定企业)


「每一幅都有我各自想要的主题。」神情笃定的吴俊民先生如此说着。浸淫在广告业超过十五年的资历,荣获许多奖项的肯定,知名的坎城广告、纽约广告等奖项都有吴俊民的名字;但是在四年前,他却毅然决然的转换跑道,从广告转向设计领域,与贤内助一起投入室内设计的世界,在他的眼底,创作,是藏在灵魂深处的吐息,也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氧气。


(图片提供/科定企业)

 

创作的可控与不 可控

在设计的世界里,是有弹性限度的创作伸展,从一开始的设计草图,开展到后来的施工实作层面,吴俊民表示:「在师傅手上拥有很多可变性,但我的想法是尽量做到最好!」
与创意无限的广告界相比,在设计领域里吴俊民反而认为不可控的因子较多,尤其在施工中一个环节不对,就可能所有工期得要延宕;然而在自我创作的实践中,吴俊民自信地说:「在创作上,每一块木皮都是我亲手黏贴的。」那么这是否有所谓的不可控因素呢?
仿佛一张白纸一样,从未有人思考过使用木皮作画,因此在创作时遇到了层层关卡。吴俊民说:「由构思到完成,每件作品最少要耗费一个月以上的时间,但我在一开始摸索雷射切割技术时,碰到很多挫折。因为我是用九种不同的木皮作为木画基础,因此在构思时先以电脑模拟各种木皮的布局与层次,紧接着来到木皮实作接合的阶段时,木皮作画的困难度便开始浮现出来。」


直视观者的强尼.戴普(Johnny Depp),仿佛欲言又止。(图片提供/科定企业)

 

成功與失敗的距離,只有0.1mm

因为木皮本身是坚硬的材质,当你切割完一片片的木皮以后,需要使用密接的方式组合每一块木板,连0.1mm的误差都不行,吴俊民笑言道:「就像拼图一样,每件作品至少有一百片以上。」由此可知,木皮作画困难度最高的部分便在于雷射切割,因为一旦切割有误差,所有的木板就无法拼接成一幅作品。他坦言:「譬如木皮板是以胶合的方式黏合,因此我在切割时很容易产生焦黄现象。」
更进一步地来说,其实雷射切割的操作相当复杂,它光是在操作上便分为四个部分,分别是速度(speed)、力道(power)、焦距(focal distance)、转角速度(corner speed)等,因此在操作时这四种设定必须配合地恰到好处,才可以切割出完美的木片。
假如看过《星际大战》的人,对光剑的雷射光束绝对不陌生,这就像是吴俊民在使用雷射切割时会遇到的难题一样。由于雷射切割的光线不是直线,它其实是一个尖形的光束,因此最后突破接触面的交接点才是切割处,这种差异反映在木皮板上会出现一个问题,因为有些木皮板不是平坦的,而是凹凸不均的表面,假如你在切割时在凹面,就会产生毛边,最后在镶嵌时便会因为缝隙,而无法拼接起两块木板。
「试想,假如一幅作品使用一百多片木片,每片误差0.1mm就成了很可观的差距,最后就算切割好所有木片,也只能选择报废,必须整个作业过程重新来过。」尽管容易失败,但吴俊民仍然不放弃,在琢磨了良久以后才逐渐掌握制作的秘诀。


 

稳定,影响成败的关键

然而此时他又碰到一个问题,每棵树木的生长条件迥异,因此刨切成木皮后,纹理颜色分布不均,这使得同一种木皮拼贴时在画幅上会有所差异,但吴俊民认为创作必须要选用天然木皮,最后在他比较了业界各家品质以后发现:「因为天然,所以不可控的部分变得更复杂。」吴俊民说:「天然木皮明暗面较不可控,有时候纹路稀疏,明度和亮度看起来比较浅,但是纹路在木皮上半部又可能变的较暗,我找了很多间以后,才找到KD,因为相较于各家品牌来说,KD的产品相对来说稳定许多。」


《戴着珍珠耳环的少女》复杂的光线处理,转化为木片材质亦不失原作神韵。 (图片提供/科定企业)

 

想像是生命不可或缺的泉源

创作主题大多是以名人或画作为主,吴俊民在决定画题上亦有自己的考量。
「我之所以选定这些名人,也是因为我一直思考要如何唤起大众的共鸣,若要让作品瞬间吸引大家的目光,就要使用大家耳熟能详的好莱坞巨星,如此一来人们便会先从主题开始进入我的作品,然后再进一步去了解我所使用的媒材。」
言及未来想要绘画的主题,吴俊民目前创作的第一阶段是「再现」(presentation)阶段,但接下来他准备以非洲图腾、动物为主题(primitive art),利用木皮原有的粗犷质地,展现出非洲原始自然的源源生命力!就像其集结了设计、广告两大领域的创意背景,他准备以无穷的想像力勾勒出自己下一幅作品的精彩。


梅莉.史翠普(Meryl Streep)的自信神情让人印象深刻。(图片提供/科定企业)
返回列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