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入木空间

*
2015.11.16
拥抱绿能德国,吹响自主能源的号角
拥抱绿能德国,吹响自主能源的号角(图)
德国黑森林拥有境内最大的针叶林。图片来源/carsten frenzl。


贵为欧洲的工业大国,德国在近年欧债风暴席卷下,有别于欧洲各国的委靡不振,经济上依旧亮眼,更有一项堪称全球顶尖的产业,即是绿色能源。绿能革命后的德国,能​​源转型俨然成为全民运动,除了夺回属于公民用电的自主权外,更要掌握发电权,也因这场革命,牵起经济与环保共存的希望


 

电力自由化,由德国黑森林出发

德国黑森林拥有境内最大的针叶林,佐着温煦阳光与沁人心脾的青草香,山丘上的白色风力发电机映着湛蓝的天际,千家万户的屋顶上架构着黑色太阳能板,也构织成一幅扣人心弦的画作。德国的绿能政策非朝夕促成,全归功于一位来自德国黑森林舒纳(Schönau) 小镇的平凡妈妈-乌苏拉‧史拉黛克(Ursula Sladek)。这场始于民间发起的电力大革命,打破传统独占的能源市场模式,携着浓厚人情与居住环境的羁绊,让电力买卖成为一种公民自主权。


德国的绿能先驱者,同时也是舒纳电力公司的创始人。图片来源/EWS Schönau


绿色电力叛军,挺身守护家园

1986年,乌克兰北方的车诺比核电厂反应炉发生爆炸,全欧洲受到大量辐射云的笼罩,德国政府下令禁止贩售蛋、奶制品与农作物,忧心孩子未来的乌苏拉与镇民共同组成「舒纳反核家长联盟」。起初,乌苏拉尝试说服德国的电力公司,重启因核电而废弃的6座水力发电厂,可供全舒纳市民使用,但却遭到冷漠的回绝。因此乌苏拉耗时12个筹资与奔走的艰苦年头,终在1998年创立了EWS(Elektrizitätswerke Schönau,舒纳电力公司),并以公司名义买下电网营运权,掀开德国人民追求干净能源的序幕。 EWS对抗传统电力大公司,也被德国人民称作「电力叛军」,成为德国首创「纯绿」的电力公司。 2011年,乌苏拉受颁环保诺贝尔奖「高曼奖」(Goldman Prize),同美国总统欧巴马会面讨论绿能政策。


车诺比事件后充斥废弃的防毒面罩。图片来源/ZerO 81。

因车诺比事件荒废的普里皮亚季(Pripyat)学校。图片来源/Aliaksandr Palanetski。

乌苏拉与美国总统欧巴马的绿能会议。图片来源/Pete Souza。


零核生活,创造未知的科技革命

1999年德国领先欧盟各国,推动《电力市场自由法案》,民间可自由买卖电力,打破大公司垄断能源买卖的潜规则,起源于黑森林的绿能诉求,一路延烧到了柏林的国会议堂。 2000年,国会通过《再生能源法案》,保证再生能源的电力收购金额,要高于火力及核能发电的价钱;并使出两面刃政策,一来增加核能与化石燃料的能源税金,二来则是提供投资再生能源发电者的贷款优惠,来推动再生能源的开发。
2010年底,德国政府原意延长核电厂的运转,隔年却爆发日本福岛核灾,再度点燃民众的反核声浪,政府评估后随即宣布2022年后迈向零核生活,并颁布一系列替代能源的法案。废核让政府必须对节能与绿能订出严苛的政策目标,纵使科学家皆抱持观望态度,在现有技术难以达成下,却让德国民间与产学界菁英,正摩拳擦掌的试图突破这道瓶颈。



日本福岛核灾后,德国举办的反核游行。图片来源/Christoph Brammertz。


生产与消费共存,携手共牵绿能未来

德国是发展光电产业最先进与普级的国家,太阳能发电每小时即可供应220亿瓦电力,供给德国一半用电量。风力发电可弥补德国的太阳能发电不足处,目前已建置了1700座的离岸风力发电机,全年可产生等同2座核电厂的电力,成为继太阳能的重要绿能趋势。近年生质能发电已仅次于风力能,成为德国第二大再生能源,由于原料之一的农作物会衍生粮食供应与价格争议,近年改由如废家具、农牧废弃物与人类活动产生的垃圾当原料,亦能转换有价值的能源,成为生质能发电的新主流,以慕尼黑动物园为例,动物们每日产生的大量排泄物,也可作为发电的来源。


黑森林南方的太阳能城镇-弗莱堡(Freiburg im Breisgau)。图片来源/naturalflow。


傲人风骨,绿能正气

人民高度的环保意识是德国电力自由化的成功因素,那政策无疑是德国转型绿色经济的重要推手,发展绿能不光是嘴上谈兵,也非绿色奇迹,而是德国政府与人民数十年来的努力与实践。德国人民拥抱绿能,不埋怨再生能源带来的高电价,过着自我要求的节流生活,因为人类与地球万物将是最终的受惠者。这股以绿能为傲的风气,已于德国人心中日渐茁壮。在德国,我们可见到绿能再生的自然生活方式,利用科技而不是被科技所役使,即便不被世界各国看好,德国精神终究将答案从不可能,变成可能。

风力能为德国最大的绿能来源。图片来源/Maciek。
返回列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