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入木空间

*
2014.08.01
散播和平种子,让绿带蔓延大地
散播和平种子,让绿带蔓延大地(图)
肯亚妇女教导来自各国的人们种植幼苗。(图片提供/ Kasuga Sho)


「我们常放眼庞大的目标,却忘了无论身在何处,皆可贡献自身的一分力量。我只是在这里种一棵树,但想像若数十亿人都开始种树,这将产生何等的惊人结果?」──万格丽.玛泰。



 

非洲之母,大地的孕育者

1940年,万格丽.玛泰(Wangari Maathai)出生于非洲肯亚一个苍翠沃土的小村落─伊希特(Ihithe),凭着自身努力与优异成绩,前往美国及德国取得生物学相关学士与硕士学位,并成为非洲首位兽医解剖学女教授。
阔别数年,当她重新踏上肯亚的土地,童年记忆中与母亲一起耕种、砍柴的景色早已消失,环境的破坏与过度开发,让村里的妇女们必须长途跋涉到几哩外,才能采集到足以供应的柴火。少了鸟儿的吱喳声、虫儿的鸣叫声,大地顿时陷入一阵死寂。


肯亚妇女辛劳的工作。 (图片提供/ Joao Maximo)

 

九株幼苗,后院里的小革命

树木是上天赐与的礼物,不只成就绿荫、涵养水源,也让我们遮风挡雨、筑起家园。适度的木材运用,不仅让土地生生不息,也让人类与森林共存共荣。万格丽深信由自己做起才能影响他人,因此先是在自家后院种了九株小幼苗,等到幼苗逐渐茁壮后,便开始将种树的经验传递给村里的妇女,并教授如何培育原生植物幼苗,如黄洋、非洲杉及非洲无花果树等。
下一步,万格丽便开始四处奔走,向各地妇女们倡导种树的优点,包含果实除了可供自足外,也可从事小本生意;树提供的庇荫可使生物免于紫外线伤害,而树枝亦可作为材料或燃料等用途。此外,妇女们从育苗与照顾苗圃中赚取万格丽给予的酬劳,因此增加了经济收入,给予更多孩子受教育的机会。
久而久之,妇女们专注于种树的进度与技术的精进,俨然成为一群种树专家,并在社区中扮演领导的重要角色,成为「无文凭的林务员」。 「她们不知道什么是专业,就是喜欢口耳相传,将种树的经验一传十、十传百,传到千里之外,」万格丽曾开心的说道。几年后全村各处长出了一排排的小树,从高空眺望,仿佛一群绿色带状图形在大地上蜿蜒着,这就是绿带运动 (Green Belt Movement) 的由来。


 

树与和平,为地球许下绿色希望

2004年的妇女节,万格丽因反对政府政策而被捕入狱,但种树活动仍持续进行,直至2004年统计已超过三千万株树苗、六千多个苗圃。总共超过五十万名学生因参与绿带运动而学习到森林永续经营的理念,并不断将其散播出去。非洲邻近的三十几个国家接二连三响应「绿带运动」,原只是自家后院展开的环保活动,在各方推广与响应下变成一股全球性的绿色洪流,只要有心,微光也能酝酿爆炸。万格丽.玛泰在2004年因绿带运动对非洲及世界和平的贡献,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的殊荣。
注:2011年9月25日,万格丽.玛泰(Wangari Maathai)因卵巢癌辞世
 

左|万格丽‧玛泰与美国总统欧巴马的会面。 (图片提供/Wikipedia)
右上绿带运动上装载希望的小树苗。(图片提供/ Brittany H.)
右下非洲邻国共同响应绿带运动。(图片提供/ NetHope Inc.)


 

绿色理念,生态为永恒的经济

肯亚在万格丽与国人的努力下,实现了森林永续经营的理念。而除了非洲肯亚外,许多国家也长期落实绿色理念,以芬兰为例,国内造纸业蓬勃发展,使芬兰成为世界第二大纸张与纸板出口国,表面上看似快速的消耗森林资源,实则上芬兰的森林覆盖率持续在上升中,目前芬兰林地面积已超过70%,原因在于「每砍一棵树,栽种三棵苗」的观念深植芬兰人心中,此政策在芬兰政府的推动下,完善的实行森林友善管理办法,成功地于砍伐与植苗间维持平衡状态。
kd为国内少数通过森林管理委员会(FSC™ COC, Forest Stewardship Council™) 产销监管链验证的木制业厂商,尽可能将产品所需使用的木材,取自于有效管理之森林,且选择固碳效果较低的成熟期树木,全力落实环境保育的社会责任。并将绿色理念传递给每一位消费者,在社会经济、生态环境与人三者之间,创造一个相辅相成且共存共荣的未来。


于泥土中甫新生的小幼苗。(图片提供/Elias Kordelakos)
返回列表
BACK TO TOP